百度网盘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影视杂谈] 《青春有你》第二季:偶像更新,赶得上“收割”速度吗?

[复制链接]

3

威望

15

帖子

30

积分

列兵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20-3-20 16: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单注册回复即可获取资源,简单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最近,《青你2》开播,霸占了几天的热搜。算是前后脚,《创造2020》也在前几天官宣了。似乎偶像选拔已经成了定律,一批又一批想要成团出道的年轻人挤进了候选区里,想看电影的可以到社区自行搜索,获取影片百度网盘资源

从“草根选秀”到“偶像养成”,资本推动下的偶像产业前所未有的活跃是在前两年。真正现象级的偶像团体,只是少数。 如今几乎患上脸盲的观众,面对新一轮的“养成”,还是那样的规则和选拔,有多少人能耐心的看下去呢?
640.webp (6).jpg
还记得前两年的《偶像练习生》吗?据说,节目组的100位学员是从87家经纪公司、练习生公司的近两千人中选拔而出;《创造101》从全国457家公司和院校的一万多人中选拔而出。

我们能记住的,也许不是才艺、样貌某方面极其出众的那些人,很多人,而是挤破脑袋想要混“出圈”的人。 提起这种大规模的选拔模式,是不是有些眼熟? 十几年前,撒下的“网”可比现在大。
640.webp (7).jpg
2004年,湖南卫视主办了大众歌手选秀《超级女声》,照搬了欧美节目《超级偶像》。当年,还没有人去追究什么版权不版权的问题。 此项赛事接受任何喜欢唱歌的女性个人或组合的报名,颠覆传统规则,不考虑背景,甚至不考虑年龄。

一时间这档选秀节目掀起了巨大的风潮,如果说播出时万人空巷的确有些夸张,但每家每户绝对听说过、看过的。 与此同时,媒体也把这股疯狂的劲儿传到了美国。他们评价《超级女声》说,这个国家的人民乐于投票选择他们所喜爱的选手和偶像。
640.webp (8).jpg
《超级女声》对《超级偶像》的“搬运”,是最早、最有推动力的一个。 选秀节目是电视台追求收视率的策略,湖南卫视也因此上涨了20%收视额,连续近两年排名全国卫视第一名。它的成功,带起了选秀节目遍地开花的夸张景象。 也许一开始是为了收视,但逐渐地,这种大众文化的佼佼者,变成了迎合大众娱乐的产物。

博人眼球?还是极速造星? “草根”艺人是新名词,也铺垫着“撒网”选拔模式的基础。 无论你多平凡,站在舞台上,就能够在一夜之间红透半个中国。 而且,报名程序简单,当场就可以参加海选;低廉的报名费加上平民化的设定,这给了无数男孩女孩对“成名”的期待。
640.webp (9).jpg
这些节目造就了多少“星”呢?张含韵、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张杰、华晨宇、欧豪、俞灏明、陈楚生? 从第一代综艺《快男》《超女》,第二代《好声音》《达人秀》开始,它们的发展与沉寂都有规律可循。

当巨大的利益摆在各大卫视面前的时候,市场选择了疯狂“复制”。《加油好男儿》《花儿朵朵》《绝对唱响》《名师高徒》《我型我show》等等,直至选秀节目走到了非常极端的境地,观众们都审美疲劳了,制作方们却还没人愿意停下来,7788的“明星”一个又一个。为什么?他们还没有找到新的风口。
640.webp (10).jpg
他们以为同质化也不会影响这批红利的收割,人人都在等待着“出圈”。电视台造势想要稳赚收视率,“草根”想要一夜成名。这股热潮最终的叫停,是总局的“出手”。当初《第一次心动》被广电总局叫停,并予以全国通报批评,这是内地第一档被停播的选秀节目。节目中选手戏弄评委,导致两评委柯以敏、杨二车娜姆互相挖苦、讽刺,随后一气一哭,比赛现场状况一度混乱不堪。

总局称,《第一次心动》严重偏离比赛宗旨,热衷制造噱头炒作活动,在评委选择、比赛环节、评委表现、歌曲内容、策划管理和播出监管等方面都出现了重大失误,损害了电视媒体形象,产生了不良社会影响,广大观众反响强烈。
640.webp (11).jpg
而后几年,没有谁愿意出头当那个“出圈”的人了。回顾选秀节目的发展历程,经历了2004年初潮期,2005年辉煌期,2006年全面复制期,到了2007年选秀敲起了“丧钟”,疲态尽显。 直到2018年,中国偶像行业的新开始,从“草根选秀”进阶到了“偶像养成”。 此前的草根成名,似乎是看热闹的路人;如今的养成类偶像,给观众一种自家孩子的错觉。

偶像养成类的“模仿”推出,复制了日韩粉丝市场,填补了国内长久的“空窗期”。你会突然发现,年轻人们源源不断地涌进“偶像市场”,每个人都突然信心饱满,每个人都带着自家粉丝。
640.webp (12).jpg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强势崛起成就了“偶像元年”,而后陆续出现了《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 相比较第一批老牌选秀的十年出几届,“元年”后的节目在短短两年就已经上线了五六档。 千万个年轻人里,你记得住的名字,有几个?火箭少女、蔡徐坤、范丞丞、周震南? 2018年,《创造101》的播放量高达51.4亿,《偶练》达到了36.3亿。

2019年,《创造营2019》35.5亿,《以团之名》3034万。 我们能够明显的看出,《创造营2019》决战之夜,断层出道的周震南决赛票数3700万以上,与蔡徐坤4700万以上的票数仍然相差千万级别;C位出道的李汶翰,在决赛开播期间超话排名依然是30开外。 热度下降、不能“出圈”,是可预见、不可避免的。
640.webp (13).jpg
偶像“出圈”真的难,现象级成团更是无法预估的命运。审美疲劳+难以复制的狂潮,流量的产生不是背后推手一拍脑门就能成的。 当年超女获得影响力的原因是煽情、互动、平民偶像。它代表了青少年审美观的变化,颠覆了传统的明星升起的固定程序。

它能被复制,但时代性的颠覆仅有那一次。下一次的“出圈”是2018年的第一批“偶像养成”。 其次,“回锅肉”消耗着粉丝热情,复制的模式加上单一化的偶像类型,审美疲劳会很快到来,或者说已经到来了。 在《创造营2019》的训练生里,有被称为“老龄组”成员的张远和马雪阳。
640.webp (14).jpg
他们俩所在的“至上励合”曾红遍一时,那个《棉花糖》已经被雪藏为90后的回忆曲目。作为偶像届的前辈,他们的“再就业”,显然没那么多人看好。 周震南和翟潇闻分别为《明日之子》第一季、第二季的选手,焉栩嘉、夏之光和赵磊也是2015年就出道的“X玖少年团”的成员。 今年的《青你2》练习生中,SNH48就有十位成员参加,已经是女团成员的许佳琪、孔雪儿等人,

这次竟然参加选秀竞争出道资格;除了已经出道的女爱豆之外,还有演员虞书欣;还有“网红”林小宅和秦牛正威... 疯子并不是在盘算人数,而是想说,偶像不断“回锅”,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自带粉丝和流量入场的他们,留给素人的生存空间几乎为零;而忙于在各大选秀混脸熟撞运气的各位,精力不济,消耗着积攒的人品,必然消耗着观众的热情。
640 (4).gif
想要从选秀中脱颖而出的中国式男女团,注定只能是小圈子的狂欢。这些人兜兜转转,绕不出这个圈子;粉丝兜兜转转,还是那些粉丝。 再加上政策问题,政策规定坚决遏制节目过度娱乐化、宣扬拜金享乐、急功近利、对青少年不利等错误倾向。

中规中矩一点的,比如《好声音》嘉宾互动时长占去节目的比例越来越大,留给选手的空间被一再压缩。观众看周杰伦的兴致远远超过了听选手唱歌,这也是《好声音》在打造出吴莫愁、吉克隽逸之后,造星能力大不如前的主要原因。 “肆意妄为”的,比如当初《快男》《超女》停播问题,只是有人松口说了句“限娱令”,“同质类节目太多”。
640.webp (15).jpg
还有《青你》的演播事件,播出七期却遭遇两度停播整改。 第一次是因为广电规定上节目的男艺人都不许佩戴耳钉。第二次是一大波训练生都牵扯到了其中,原因是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染了发色,但广电现在不允许艺人上节目的时候染些乱七八糟的颜色,怕给青少年造成不好的影响。

为了避免踩到“雷区”,大部分节目都变得谨慎了许多。想要在这样的疲态和政策规范下制造风潮是困难的,想要留住粉丝和观众更是艰辛。 另外,我国偶像经济的发展并不如日韩那么成熟。偶像团体的营业,并没有极其标准完备的流程及平台化经营。
640.webp (16).jpg
单纯依靠节目曝光的造星模式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即使是前两年走红的蔡徐坤,也是通过“二次曝光”才显像,没有“舆论加持”他不会挂在热度榜上这么久。 如同被割韭菜一般的年轻人,如果你要问,在这样的困境下产出的不就是“精锐”吗?还真不一定。 大环境的困难,令整个市场变得浮躁。 伴随着互联网发展,粉丝们对娱乐消费的意识增强,对偶像的要求也逐渐增长。

从那个歌手偶像的年代,过度到了颜值、人设等多层面。 《青你》中,张艺兴说起过,那些训练生训练的时长差异巨大:有两年、四年的,也有一个二月两个月,甚至五天就出道的。选拔虽然是快餐模式,但实力、能力并不该糊弄。 横向看看韩国的流水线操作,作为全球最大的造星基地,韩国流行音乐的繁荣不只得益于成熟的制作团队,更得益于宛如工厂一般完美高效的练习生培养体系。
640 (1).jpg
熬过了日复一日的高强度训练以及高达50%的淘汰率后,才能有机会走到台前,被公众知晓。 程潇说过,她在韩国当练习生的时候每星期要上六天舞蹈课,一上课就要五个小时,这期间不能上厕所不能喝水,还不准开空调,就为了出大量的汗水,锻炼人的体力和耐力。

出道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很可能几年的辛苦付出就要付之东流,和她一起时期的一个女孩子就是已经拍了照片,就因为觉得这个女孩的形象不太好就被突然减掉。 难吗?不是人人都能做“锦鲤”,不是人人都能把打篮球当成特长。 这和当初信心满满北漂,打算出人头地的许多演员一样。黄渤跑了十年龙套,才能拿个露脸的角儿。
640.webp (17).jpg
放在当下,很多人都想做艺人出名,却没有几个真正考虑作为一名偶像努力发展。 在节目里,更像是在造“流量”,而不是造“偶像”。还记得前些年的时候,少女时代的打歌现场,队长泰妍就曾因为表情不够热烈,且最后的定点造型没有看镜头而备受网友指责。 那时的观众们认为身为“偶像”,必须要比普通人更严格的对待自己,需要有超高的标准和能力。

是时代变了。 错不在观众,错在这个偶像产业的畸形发展,还有所谓的“溺爱”。 她们可以破嗓的站在舞台上,动作不标准也无所谓,只要能够制造热搜和话题;他们也许才经历了三个月的训练,就已经能够成为一个歌手站在众人面前。 “出道即巅峰”是许多偶像个人以及团体的宿命。
640 (5).gif
如果人人都将选秀当作跳板,那么中国偶像是没有未来的。 狂热的追星女孩只是社会的一小部分,当一个偶像出现意味着几个“过气”偶像失去着粉丝。愿意关注偶像的人群,只是社会中的那一撮。

偶像扎堆养成,只不过把利润空间摊得越来越大,相对的也更薄了些。 试想,当这股偶像养成的狂欢结束,那些速成的“中国偶像”们,又要如何自保呢? 真希望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能够更踏实一点,最后想看电影的可以到社区自行搜索,获取影片百度网盘资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百度网盘资源 ( 苏ICP备18046382 )|网站地图

GMT+8, 2020-4-2 13:07 , Processed in 0.166694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