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网盘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影视杂谈] 先别急着骂这个男人

[复制链接]

23

威望

416

帖子

828

积分

中尉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28
发表于 2020-4-28 10: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单注册回复即可获取资源,简单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看到这片子出来的时候,我跟朋友说,今年国产片是真他妈魔幻。 评分最高的两部,一部是导演被逼着豆瓣蹲点送资源的纪录片(豆瓣8.5),我们专门写过。另一部是一个自媒体博主的大型Vlog(豆瓣8.5),也就是今晚我们要聊的这个:《口罩猎人》。片名其实就能看出来,这是一部非常典型的人物向纪录片。 导演直接把纪录片内容打在了海报上:口罩商人林栋的全球采买故事。 但同时,它在剪辑上又尽可能地在靠近剧情片。 这点你从它海报上那8个小标题也能看出来,一种非常浓重的情节剧味道,而其中跌宕起伏,不断反转的现实剧情,也已经超过了很多犯罪电影的精彩程度。大概因为围绕它的这种特殊性吧,目前围绕它的标签特别多,有人说它是口罩版的《战争之王》,很多人觉得林栋在这个时期“倒卖”口罩的行为,是发国难财。所以说它是「国难财纪实」。

想看《口罩猎人》的可以到社区自行搜索,获取影片百度网盘资源
640.webp (3).jpg
但我更乐于评价它是目前国内唯一一部给我们看「疫情"背面"的(纪录)电影」。 所谓背面,就是一种失序,是疫情所引发的世界级扰动。 疫情正面,纪录牺牲,赞颂无畏当然必不可少,但背面的尔虞我诈,秩序崩塌同样不可或缺。 凉热皆有,才是疫情下完整的环球生态。 所以今晚,我们先讲讲这个“背面”的故事,然后再说说我们认为这种“背面”存在的意义。   片子的开头,坐在一辆奔驰车里,用手撑着脑袋沉思的是我们今天要聊的主人公名叫林栋。今年三十岁,是一位来自广东湛江的商人。他身旁的那位女性是他的助手Wake。车前面的副驾驶还坐着一位保镖,正在给镜头展示自己合法持有的手枪。 他们正在前往一场交易的路上。 被问到“为什么要带保镖?你这个采购的是口罩,又不是采购军火”的时候,Wake露出了一种无奈的笑容然后回答道:“现在差不多是一个级别的物资了”。 2020年2月份,中国的疫情仍在蔓延中,正处于防控最关键的时期,而全球疫情还未完全爆发。 彼时,有着八年医疗用品行业经验,熟悉海外渠道的林栋带着他的助手Wake包了一架私人飞机,不远万里地来到贸易运输便利的土耳其。 只为采购需求和价格同时暴涨的口罩以及一种让医用口罩具有防护性能的最核心的材料——熔喷布。
640.webp (4).jpg
林栋所做的生意实际上属于口罩产业链里的中间商。他需要在土耳其联系生产商,采买到符合标准的口罩和熔喷布,再将口罩运输回国内卖给之前签下订单的一些急需口罩的医院或基金会。 据林栋所说,在一个疫情爆发的这样一个特殊时期里,口罩的利润已经超过了军火和毒品,甚至高达100%、300%。 国内的熔喷布价格也涨了将近二十倍,原先是2万多,现在最高涨到了40万。 现如今,每一个口罩生产机器仿佛就像印钞机一样,生产出来的白色熔喷布和口罩全都是钞票。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在炒口罩发国难财、没有囤积居奇,而是在帮助提出采购需求的机构。至于低买高卖,这是生意的基本逻辑。 “在全球运力都受阻的情况下,我有这个能力可以帮他们把这些东西买到,他们付钱给我,这是我的酬劳,这是我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赚取了一份我的酬劳。” 反倒是一连串地反问拍摄者:“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没有人性?”“为什么你觉得需要市场化这是一件没有人性的事情?”“为什么你会觉得赚钱就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呢?”“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为什么你会觉得就只能做捐赠呢?就什么样的逻辑告诉你只能做捐赠?”由于需要的货量非常大,几乎成为了整个欧洲市场里最大的中国买家,所以伊斯坦布尔当地的口罩厂商都知道林栋的名字。
640.webp (5).jpg
表面上看起来,生产商每天都能生产几百万个口罩,入住酒店的二十多天以来也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前来找林栋谈生意,称自己手上有口罩,“每个人就跟搞情报局一样”。但要能真正采购到需要的口罩和熔喷布却没那么容易。 “就它并不像一开始大家所想象当中说,口罩还在工厂里面,我们去跟工厂买就好了,其实口罩已经从工厂的这个链条里面流转给很多的这个中间商,就所谓的黄牛。”首先,在鱼龙混杂的黑市里买到符合标准的货源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Wake形容这些黄牛:“开局一张嘴,剩下全靠骗”。 来到土耳其之后,他们去过不少的生产间。每次到了实地才发现,那些生产出来的口罩质量大多都不符合他们所要的欧盟标准,无法起到防飞沫的作用。林栋的线人联系的供应商也总是出问题。要么是遇到根本没能力交付却急着跟他们签合同的人,要么是手上的原料不是标准意义上的熔喷布。 这些人浪费了他们太多的时间。那天跟一个原料供应商相约见面验货,对方谨慎地换了好几次见面地点。最后一次开了47分钟的车程,走进对方的工厂库房里一看才发现,里面全都是普通的无纺布,材料证明只是对方为了出口做的假证明。 当时林栋转过身就对着镜头说了句:“骗死我了”。 不过后来回到车里,他也没有抱怨什么,这时候明明应该为买不到合格的熔喷布而万分着急的,他却故作轻松地笑着说:“我们去吃那个BBQ吧”。
640.webp (6).jpg
也可能是这些天被骗了太多回,早就已经习惯了,“出门在外做生意,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可预测”。 为了降低交易的难度和风险,防止屡次被骗,他只好在当地委托一个合法持牌的军火商作为代理替他去完成一些采购中的工作,比如追缴一些违约的货款。上游买不到口罩和熔喷布,下游国内接到的大大小小订单的交付也就随之成了难题。 这一头,林栋和助理Wake每天都在为采购口罩和熔喷布四处奔波,现有的达到交付标准的货量根本不足以支撑一次性大规模交付。他形容自己“现在就像走在一个钢丝线一样”。 另一头,国内口罩稀缺,医院的医生、病人、每一个普通人,都在着急地等着这个救命的东西。 其中有一天,林栋差不多接了一整天的电话,基本都是国内的客户打来催货的,两头全都是焦虑的声音。 对于那些承诺后完成和没完成的交付,林栋说:“我尽了我全力以赴的能力去做这个交付,然后我按照我认为可以掌控的一个时间范围之内去承诺了一个交付”。 再就是:“这没办法”。就这样,经历了一个月时间的寻找,在当地线人的帮助下,林栋终于联系到了土耳其当地排名前三的熔喷布生产商,与企业的实控人见面谈合作的相关事宜。 一开始,对方给出的报价是每吨三万五美元,但林栋认为这个价格加上运费和关税之后并不便宜。

他和Wake提出了以物换物以及打入中国市场的条件试图还价,但对方很坚持,并不在乎这些。 那天他们从中午谈到傍晚,从餐厅谈到会议室再谈到餐厅,最终还价到每吨两万美元,一次性签订两年的合约。对方接受了这个合作方式,唯一的要求是需要林栋付1200万美金作为保证金冻结在对方账户,这一点没有任何余地。 昂贵的保证金,每天都在不断变化的疫情数字,任何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的变数,都在加大这场生意的风险。 达成合作的那天晚上,林栋一副疲惫的样子靠在飞机窗边,拍摄者花总问他:“你害怕失控吗?”林栋回答说:“我不害怕,我在接受失控”。 拍摄的这些天,林栋所住的酒店房间里,地上经常摆满了酒瓶。面对镜头他基本呈现出的都是一个轻松的状态,剩下的情绪只能靠喝酒来缓解和释放。 “这个生意并不像大家想象当中那么轻松和舒服,然后发了国难财,赚着高回报和这个高利润,绝对不是”。在他看来,收益和风险都是相当的,可能一下子能赚到很大一笔钱,也可能一不留神就亏掉所有。 自己只是在货物本身的价格加上物流和关税的成本之后,多赚3毛钱5毛钱,这没什么不合理。 况且他也没打算赚了这笔快钱就走,正在计划投资土耳其当地的口罩厂,准备进行长期的交易,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去推动一种良好的市场秩序建立。但片子快要结束的时候,花总仍然提醒他,这片子播出后他可能会被骂成筛子。
640.webp (7).jpg
比如说他发国难财,或者认为他在这个时期去国际上做口罩生意有辱中国人的形象。 此时的林栋在被拍摄的过程中也逐渐意识到,这样的公开即使客观真实,对他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他对拍摄者花总说:“你也可以像写作文一样,稍微修辞一下子”。最后,他还希望花总能在这部片子里给他配一首音乐,《追梦赤子心》。 片子到这里就差不多讲完了,接下来我还想从片子之外再进行一些讨论。 我认为林栋以及这部纪录片,某种意义上是我们更全面理解这个世界的一个窗口。 无论是纪录片中还是这部纪录片得到关注之后,讨论最多的一个问题都是:“林栋这样做到底有没有发国难财?” 百度百科对于“发国难财”的定义是:指一些自然人和/或法人利用国难(战争、自然灾害等)捞取本不该属于自己的好处。 所以像疫情刚爆发的那段时间,口罩陷入供不应求的状态,价格暴涨,我曾经买到过20块一个的普通口罩,网上也有一个n95口罩涨到三四百块的现象。 在我的理解里,这些在特殊时期赚取“暴利”的行为,是在发国难财。 我恰好是学经济的,我们有一门西方经济学的课程里讲到过亚当·斯密提出的“经济人假设”思想,他从人具有利己主义的本性出发去论证了”经济人”。 首先,自利是人类的本能,追求自身的利益是经济人从事一切经济活动的根本出发点,促成了交换和分工。 同时,人又是理性的,会根据市场情况结合自身,用最小的牺牲来换取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结合以上两点,虽然经济人追求的是个人利益,但只要有法律和制度保证的前提下,他们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受“看不见的手”指引,会无意识且有效地促进公共利益,增加国民财富。 如果真的如林栋所说,他只是在所有成本的基础上赚取了微利,口罩和熔喷布生产商赚回了成本,机构也买到了需要的口罩。 这样看来并不能算是发国难财,只是一个商人从利己的角度出发做了自己想做的。至于最后人们买到的口罩价格高或低,这个主导权也不完全在他一个人手上。 但林栋这样的行为真的完全正确吗?我觉得也不尽然。 毕竟在疫情爆发这种特殊时期里,拥有更多财富和社会资源的人慷慨捐赠物资既可以得到他人和社会肯定,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整个社会的紧急状况。这样做,看起来才是正义的、具有人道主义的行为。 但人性始终是复杂而多样的。 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趾高气昂地指责他人,因为你我也是人,我们也没办法保证自己某一天成为林栋时,不去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 有的时候过于正确,过于美化人性反而显得虚伪,去尽可能地理解每一个个体所做出的行为,或许才是真正的真诚。既然说到了个体,最后就再来聊一聊林栋这个人吧。 不得不承认,在做生意这件事上,这个人的确是充满魅力的。 他精明狡黠,抗压能力强,懂得如何在谈判中占据优势,也拥有一个好的商人所应该具备的灵敏的嗅觉和过人的胆识。而且看得出来,他沉迷于冒险所带来的刺激。在看待一些问题的时候,林栋的想法很显然与普世价值观不符。但是面对镜头的时候,他又足够坦诚。
640.webp (8).jpg
没有摆出一副伪善的模样,而是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想要赚钱的欲望。 当然,他也有他的矛盾地方。比如会怀疑自己这种混乱交易的行为是否破坏了市场秩序,也会担心别人片子播出后来自他人的评判。 所以其实看待这个人就像看待他的行为一样,我不认为可以去用好坏善恶这样的词来简单定义。 如果一定要在他身上加上一些形容词,那么我觉得拍摄者花总在后来的采访中特别提到的两个画面形容得恰如其分:一个是在海边散步的时候,林栋突然转过头问花总:“你孤独吗?”花总觉得,一定是很孤独的人才会问这个问题。另一个是有一天在回酒店的路上,林栋坐在奔驰车里,路边走来一个卖花的小孩,应该是叙利亚的难民,一窗之隔的两个人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车里坐着的那个看起来光鲜亮丽,其实每一分钟都在背负风险和压力。而窗外那个小孩虽然也在受苦,但可能只要得到基本的温饱就足以让他获得满足感。 谁比谁快乐,这是一个无解的死题。

想看《口罩猎人》的可以到社区自行搜索,获取影片百度网盘资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百度网盘资源 |网站地图

GMT+8, 2020-9-25 11:48 , Processed in 0.09099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